来自印第安的清风 – Leo Rojas

杭城在被大雨洗礼了一周后气温陡然降了下来,虽说室外谈不上有多凉爽,但在室内只开一个风扇的情况下还颇有些秋高气爽的感觉。这时候很适合泡杯咖啡窝在沙发里享受音乐,所以今天不推软件,不聊技巧,更不扯蛋,而是推荐一位自己刚刚获知的艺术家和他的专辑给大家。

我喜欢在网上找各种风格的曲子听,如果碰到中意的就会顺藤摸瓜找到出处以及它的演奏者。Leo Rojas 就是这样被抓到的,不过可惜有关他的资料在网上寥寥无几,跑去 Wiki 居然发现还是篇德文…虽然整篇介绍也没几个字,但总聊胜于无,靠着外星人不认识地球人看不懂的在线翻译大致摘抄如下:

「Leo Rojas 原名 Juan Leonardo Santillia Rojas,生于 1984 年,家乡在厄瓜多尔。2000 年去到柏林,一直靠街头卖艺为生。2011 年参加第五个赛季的 Das Supertalent「德国版的达人秀」获得冠军,随后其音乐造诣和演奏才华被正式挖掘,并与 2011 年 1 月推出首张专辑《Spirit Of The Hawk》。」

Leo Rojas 擅长的乐器是排箫。「箫」估计很多人都在管弦乐队中见过,所以你可以将「排箫」名字的由来理解为好多个「箫」粘成一排。当然实物肯定不是那个样子,我也只见过一次。据说排箫源自我朝,但因为吹奏技艺没有得到承传,后来断代了。Leo Rojas 所用到的是属于印第安部落特色的「南美排箫」,特点是制作简单,大多以竹子为材料,就是下图这种。

Leo Rojas 出道至今共发行了两张专辑,一张是 2012 年 1 月发行的首张专辑《Spirit Of The Hawk》,另一张则是在 2012 年 11 月发行的《Flying Heart》。

之前提到的那首让我顺藤摸瓜找到 Leo Rojas 的曲子名为 El Condor Pasa「山鹰之歌」,出自他的《Spirit Of The Hawk》这张专辑。之所以当时中意这首曲子是因为太熟了,除去它本身就是一首世界名曲之外,对于收集有 Bandari 所有专辑的我来说怎么可能会对其耳生。这首名曲就如同 Canon「卡农」一样,有 N 多改编版,Bandari 和 Leo Rojas 的版本都是排箫版,不同的是 Bandari 的版本加入了林中的鸟语和虫鸣,整体的感觉更加空灵古朴,比较贴合其专辑《Silence With Sound From Nature 寂静山林》的寓意。而 Leo Rojas 的版本则加入了非常明快的鼓点节奏,配合排箫舒缓悠扬的音色,如同自在于蓝天,感觉更贴切该曲的名字。

除此之外,《Spirit Of The Hawk》中其它的曲子也都非常赞,在名曲的改编上也不只有 El Condor Pasa 这一首。比如其中的第 11 首 Matsuri,改编自日本音乐家 Kitaro「喜多郎」《Kojiki 古事记》专辑中的同名曲。原版中太鼓所带来的浑厚感让整首曲子荡气回肠,而 Leo Rojas 的排箫版在熟悉的前奏过后带来的是一股极为欢快的清新感,个人对这首改编版可谓大爱。

正是因为首张专辑的惊艳表现,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来自印第安部落的家伙,于是在网上找到了他的第二张专辑《Flying Heart》。由于两张专辑前后只相隔不到一年,所以该专辑完全是一张从市场角度出发的作品,这从专辑的曲目就看的出来,全都是名曲改编。不过这和某些艺人隔三差五就搞出一个新瓶装旧酒的精选集不一样。虽然都是旧曲,但从排箫中听到那些耳熟能详的曲调时,你一样会有焕然一新的感觉。就如同《我是歌手》里羽泉为什么总那么受欢迎是一个道理,因为在老的东西加入一些新元素,既容易产生共鸣,又可以让人有新鲜感。所以在《Flying Heart》中,你可以听到舒心淡雅的杰克逊 There You’ll Be 纯音乐版,也可以感受到非洲大草原下的《狮子王》主题曲 Circle Of Life,更可以聆听到不同于原版柔情震撼的《珍珠港》 片尾曲 There You’ll Be。虽然与前一张相比缺少了一些南美印第安的味道,但由于排箫这种乐器的独特性,依然让这张专辑很有意境。